你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于都经济 > 经济要闻 > 正文

“三区”引领振兴起航——于都振兴发展见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本站编辑发布时间:2013-08-23 18:37:00

初秋,疾驰在厦蓉高速于都段某处,“发展升级、小康提速、绿色崛起、实干兴赣”16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标语与场景遥相呼应:贡江新区日新月异、工业园区机械轰鸣、统筹城乡发展示范区笑声爽朗,“三区”建设稳步推进。此时的于都,扩区调区、统筹城乡、扶贫开发正在下一盘棋,干部群众抢抓机遇、加快发展的热情高涨。

   几十年前,长征从这里集结出发,今天的于都,正以长征精神奔跑在振兴发展路上。

   再造一座新城

   “我在看现场。”这是于都县贡江新区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钟军辉对电话那头常说的一句话。长时间快节奏的工作,让这个40出头的中年男子,走路速度都比常人快出许多。“挂图作战,主要领导亲自督办。真希望每天的时间能再长一点。”他边走边说。

   十人合抱规模的大榕树旁,路堤景观工程建设项目已开工建设;枫叶花园酒店里的工人们,正在铺设电缆……这一切的变化,他都要时时关注。

   开车绕行了十余分钟,他告诉记者,大家已置身贡江新区文教体育综合区,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而作为贡江新区三大片区之一的文教体育综合区,规划面积约占新区总面积的五分之一。“贡江新区真大!”记者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目前,于都县老城区面积近20平方公里,已容纳人口24.8万。为缓解老城区压力,拓展发展空间,于都县围绕“赣州核心都市区的卫星城市”这一目标,在贡江南岸规划了总面积11.2平方公里的新区,计划用8年时间,通过整合长征出发地体验区、文教体育综合区和贡江新城三个项目群,建设产业与城市相融发展的承载平台,使之成为于都县中央商务、总部经济发展、公共服务配套、红色文化体验、绿色生态居住区,向大城市迈进。

   迈向新型工业化

   如果说格特拉克(江西)传动系统有限公司于都分公司只生产齿轮与齿轴,是处于产业链的末端的话,那么,这次引进汽车变速箱生产线,则是进入了产业链的前端。

   日前,该公司总投资10亿元、年产50万台套汽车变速箱项目第一条生产线安装完成。在《若干意见》等利好政策的推动下,作为瑞兴于经济振兴试验区之一的于都县,呈现出原有企业追加投资、大型外来企业争相投资的工业发展态势。

   工业新区,是于都推进新型工业化的主阵地。该县以创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为目标,优化产业布局,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快新型工业化进程。今年,该县全面启动了上欧(半导体照明)工业小区和罗坳(金属新材料)工业小区建设,强化企业及产业入园集群发展,着力改善园区服务环境。

   目前,亚星电子、金泰电子等生产线项目竣工投产;引进赢家服饰、鼎晟服饰、贡江酒业等项目,轻纺食品业逐步向品牌化转变;引进屏山风电、奥科特三基色高效节能灯、清亦韵太阳能能源转换系统、思卡多电动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等示范带动项目,初步形成矿业、机械电子业、现代轻纺业三大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良性互动、错位竞争、集群发展的工业产业发展新格局。

   今年1月至6月,于都县财政总收入实现6.7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实现18.7亿元,500万元以上项目固定资产投资实现32.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6%19.1%28.4%。

   人口大县的扶贫探索

   雩山下,风光旖旎,蔬果飘香,物流繁忙。

   在梓山镇瑞盛蔬菜示范基地里,辣椒、茄子、苦瓜等正分批次打包装箱。该基地负责人邱瑞枝告诉记者,基地每天生产时令鲜蔬约5000公斤,主要销往赣州市中心城区和于都县城的几个大型超市。

   这个占地300多亩的蔬菜基地,是于都县发展特色农业的小小代表。该县以工业的理念和举措,破解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迈进的难题,脐橙、油茶、蔬菜等一个个农业示范基地,成为当地农民的技术学校和试验田,孕育着新型农民的成长,当地村民李俊明学种植优质水稻,去年纯收入超过16万元。

   在产业发展的同时,村民们的生活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走进于都县梓山镇固院社区,立即就被这片美景迷住。错落有致的民房,郁郁葱葱的绿树,名叫“孜和”的凉亭记录着当地孙、刘两姓百姓和谐相处400余年的历史,由柳树包围着的3个大小不一的池塘里荷花正艳。便民服务中心,购物服务点、医疗服务点、居家养老中心、留守儿童服务点……远处的社区活动中心广场里,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声。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是我们留守老人的新家。”83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刘梓珊在梓山度过了人生的大半时光,现在的生活让他很满足。

   数十公里外的岭背镇,正在进行一个更大的城乡统筹实验。作为于都县统筹城乡示范区,该镇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着力点,力争在5年内建成一个面积为5平方公里、可容纳3万人的新镇区,相关政策同步推出:通过“退宅还田”、商贸开发与农村危旧土坯房改造安置相衔接、房屋建造“成本核算安置”等,周边农民的搬迁积极性得到激发。